关灯
护眼
字体:

1144章 四夷宾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查抄秦林府邸的圣旨一下,旧党清流纷纷弹冠相庆,多少年都被秦林吃得死死的,偶尔占到上风又很快被他翻盘,这次他抗旨悖逆自己作死,终于让旧党拿到抄家逮问的圣旨,可以说大获全胜!

    王国光、曾省吾等秦党大臣还身居高位,为免夜长梦多,刑部尚书王用汲接了圣旨,立刻点起本衙兵丁和六扇门高手,从棋盘街刑部衙门出,浩浩荡荡的杀奔草帽胡同武昌侯府。

    江东之、羊可立、李植这些旧党干将也狐假虎威的跟在后面,要看秦府被查抄的热闹场面,以前被秦林摆布整治,这次总算痛痛快快的出口恶气!

    李植恶狠狠的鼓着眼睛:“秦贼荒谬悖逆,累年来做跳粱之小丑,四方进献奇珍不入大内而先入秦府,如今通通抄没入官,秦贼多年聚敛化作泡影!”

    “秦贼权势喧天,将吾辈肆意荼毒之时,可曾想到今日?”羊可立咬牙切齿,有段时间他被秦林派到家里来的东厂坐探搅扰得鸡犬不宁。

    江东之更是无耻,满脸奸笑:“国朝体例,凡大奸恶逆之徒,除本身受国法惩处之外,妻女俱教坊司为奴,嘿嘿嘿嘿……”

    是么?同行的刘廷兰,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个大眼睛、翘鼻梁的娇俏丫头,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倒要学白乐天,去教坊司为她作一《琵琶行》呢。

    李植、羊可立等人同时大笑,他们也不见得就有多好色,但是仇敌的妻女受辱,毫无疑问能大快人心。

    亏他们以儒家门徒、正人君子自居,此时此刻的嘴脸,又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呢?

    另外又有一群官员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左副都御史张公鱼、兵部郎中黄嘉善、右参政王象乾等人,都是秦林的亲朋好友,他们试图在秦府被查抄时代为转圜,至少不能让家属受无端之辱。

    看到旧党清流那副嘴脸,顿时人人齿冷:秦侯爷固然和你们旧党是政敌,毕竟他为国朝流过血,为大明立过功,你们就忍心这样做?还有没有一点天理良心?

    朝廷降旨查抄秦林府邸的消息不胫而走,街道两边聚集了许多百姓。瞧着王用汲一伙的无耻嘴脸,骂声不绝于耳。

    有人操着燕云边地口音:“秦侯爷是好官哪,当年要不是他和戚帅在口外浴血大战,图门汗和董狐狸就打破长城了,为什么朝廷要去他?”

    还有客商打着山西话。把大拇指比起来:“官家这是干吗呢?饿们山西从盘头闺女到婆姨,从细娃娃到老汉儿,谁不知道秦侯爷是当朝头一号的这个!”

    “朝里有奸臣哪!”老百姓故意大声说着,叫骑在马背上的王用汲能听见。

    街边的绸缎铺,伙计从人群里边挤回来:“唉,东家、掌柜的,秦侯爷多好啊。怎么说倒台就倒台?”

    绍兴老掌柜唉声叹气,用手拍着柜台面儿,一板一眼的唱着温州鼓词:“今日的一缕英魂,昨日的万里长城。无官方是一身轻。伴君伴虎自古云。归家便是三生幸,鸟尽弓藏走狗烹。子胥功高吴王忌,文种灭吴身分。可惜了淮阴命,空留下武穆名。大功谁及徐将军?神机妙算刘伯温。算不到:大明天子坐龙廷,文武功臣命归阴……”

    今日的一缕英魂。昨日的万里长城。

    店伙计听得痴了,只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沉甸甸的压在那里,连呼吸也变得不畅。

    “不做生意了!”东家突然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当年要不是秦侯爷灭了海鲨会,又开放海贸通商,咱们连印子钱都还没还完,能有今天?爷爷听说书的讲什么文死谏武死战,咱商户只好罢市,也做个凛烈的男子汉!”

    伙计和老掌柜像不认识似的看着店东,锱铢必较的小商人,往日的市侩之气随着那一声喊通通消散,在这一刻身上竟有股子难以名状的气魄。

    罢市,罢市!

    从栅栏胡同到草帽胡同,从珠市口到灯市口,家家商户关门谢客,就连勾栏胡同的青楼楚馆,也上起了门板。

    山西会馆,湖广会馆,云南会馆……处处群情激奋。

    十刹海,各路海商在京驻地,乱成了一锅粥,许多海商吵吵嚷嚷,说要救了秦侯爷家属,再拥侯爷出海。

    东便门,正是南方秋粮冬解的时候,漕帮却停止了漕粮运输,无论苦力还是纤夫,整整齐齐坐在太阳底下,任凭装满粮食的漕船堵在运河上。

    负责太仓和内承运库的几个库大使,往日都是被漕帮捧金凤凰似的捧着,这会儿却满头冒汗,不管怎么好说歹说,漕帮的漕头、帐房,连眼皮子都不夹他们一下,都作揖下跪了,摇着扇子的总帐房才**的来这么几句:“秦侯爷是咱漕帮的大恩人,咱们苦哈哈不懂别的,知恩要图报,朝廷去他老人家,请先摘了漕帮上下十万颗脑袋!”

    田七爷交代过,这次漕帮是彻底豁出去了,他也就毫无顾忌的放泼。

    漕头跟着冷笑两声:“只不过将来南粮北运,就请那什么王尚书、顾郎中,自个儿滚到这里来下苦力罢!”

    哎哟妈呀!库大使叫起撞天屈,凡定都京师之朝代,国运半系于漕运,漕运一停,南粮不得北运,京师告饥,边镇告饥,杀了他们的头也担不起啊。

    得了,赶紧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