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46章 克承大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京师朝局动荡风云变幻之际,朝鲜的战局因为辽东经略杨镐的一系列失误,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朝鲜王京汉城以北十六里的重镇议政府,援朝荡寇副总兵官麻贵所率西军骠骑,正与五倍的日军浴血苦战,战场上枪炮轰鸣、碧血横飞,每一刻都有无数战士倒在血泊之中。

    日军占据了议政府城池,兵力从宽大正面梯次展开。

    除了第一军小西行长、第六军小早川隆景所部在平壤战役中损失过重没有参与,第二军加藤清正、第三军黑田长政、第四军岛津义弘、第五军福岛正则,四个军共抽调精锐兵力五万余,在明军通往汉城的必经之路议政府设伏,城中只驻三千兵力,有鬼加藤之称的加藤清正,亲率大军藏于侧后。

    日军佯攻邓子龙、刘綎和尹宾商驻扎的汉城,辽东经略杨镐唯恐汉城得而复失,尤其不能承受秦林夺取的汉城在他手上又被日军抢走的责任,以尚方宝剑催督麻贵飞骑赴援。

    麻贵无可奈何,只得率西军骠骑急奔汉城,正在攻打通往汉城的锁匙门户议政府,加藤清正挥军冲杀而出,以绝对优势兵力使明军陷入了苦战。

    “哈哈哈,天照大神庇佑日本,唐国撤换督师秦林,实乃自毁长城,以成就吾辈之赫赫武功!”黑田长政哈哈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福岛正则兴奋的挥舞着军扇,狂热的嘶吼:“武运长久!”

    岛津义弘扭过头,笑嘻嘻的对身后一员武将说:“立花家督可以不必亲自上阵了,筑前的白梅是如此淡雅,怎么能沾染战场的血腥呢?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可不好向太阁大人交待呀!”

    身穿南蛮具足的立花訚千代,正是立花家的当代家督,她招赘的丈夫立花宗茂早在好几年前就死在了明军炮火之下,所以此次出征朝鲜,应丰臣秀吉的征召,她亲自领兵上了战场。

    岛津义弘这样说,是因为以好色出名的丰臣秀吉,早已垂涎訚千代的美色。

    拥有白皙的皮肤和明亮大眼的立花訚千代,被称为“筑前的白梅”,但她还有一个美称,西国的女丈夫。

    这次率军来到朝鲜,便是因为受到丰臣秀吉剥夺立花家封地的威胁——丰臣秀吉本以为立花家不能出兵,訚千代便会屈服于他,没想到訚千代毅然领兵出征,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授意各军主将尽力保护她,不要让她出战。

    这种保护恰恰让訚千代更加认清所谓太阁大人的无耻真面目,内心更加不屑。丰臣秀吉那么个垂垂衰朽,像只大猴子似的家伙,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就连黑田长政、福岛正则等人的狂态,也叫冷眼旁观的立花訚千代暗暗齿冷:不久前你们还被困死在平壤城中,如丧家犬般惶惶不可终日,只因为明朝的失误,撤掉了那位所向无敌的统帅,你们才有了今日的胜利,这样看来,无论如何都是胜之不武啊,所谓武士的荣耀又从何谈起呢?

    北面五里开外,龙虎将军建州卫都指挥使奴儿哈赤,率领费英东等四大将和数百女真精骑游离于战场外围,目睹明军陷入苦战,丝毫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

    奴儿哈赤用鞭梢指着战场,嘿嘿干笑:“明朝的昏君奸臣,去了厉害的秦督师,换上蠢笨的杨经略,兵将再厉害也架不住他瞎整,哈哈,老天爷帮咱们建州女真啊!”

    何合里、费英东等将齐声大笑,明军在朝鲜和日寇消耗得越厉害,他们就越开心。

    置身战场指挥作战的援朝荡寇副总兵官麻贵,已经率军浴血奋战了整整三个时辰,看着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的日军,他的心中一片悲凉。

    侄儿麻承勋打马从前阵回来,满头满脸都是汗水,额角一道伤痕犹在流血,老远就大声喊道:“叔父,叔父,为何戚、李两位将军的援兵迟迟不到?”

    麻贵只觉嘴里发苦,因为那位杨经略不但瞎指挥,还为了夺取军队的主导权,玩起了文臣最擅长的拉帮结派挑拨离间,纵容乃至煽动各路明军之间的矛盾,成功挑起了以浙兵为骨干的戚继光部,和以辽东兵为骨干的李如松部,相互间的南北兵之争。

    唯独麻贵置身事外,被派去救汉城,结果陷入重围,此时此刻的杨经略肯定还在忙着分化拉拢将领们,根本不可能率军来援。

    另一个侄儿麻承诏也带伤回来了,在麻贵面前滚鞍落马,“惭愧,日军结厚阵,又以火枪回环轰打,实在突不过去……伯父,只有让全军压上,试试能不能救回二哥!”

    麻承诏口中的二哥,就是麻贵的长子麻承恩,麻贵苍凉的目光投向三里外的一座小山坡,他心爱的长子正身处日军重围。

    麻贵把麻承恩派去抢占那座山坡作为制高点,和本阵为掎角之势,但日军的兵力优势太明显,将麻承恩所部与本阵割裂开来,麻承诏、麻承勋几次突击,都没能接应上去。

    “不!”麻贵拒绝了两个侄儿的建议,“全军收拢圆阵!”

    啊?!麻承诏、麻承勋不敢置信,收拢圆阵,意味着放弃对麻承恩的救援,如果在以前任何时候,他们都会认为被抛弃的将军和麻贵有仇,可麻承恩是他的亲儿子!

    “我说,全军收拢圆阵!”麻贵的眼角有泪光闪烁,如果继续突击,军力损耗过快会加速败亡,只有加强防守才能支持更久的时间。

    土山上陷入重围的麻承恩,几乎在同时下达命令,用旗语告诉本阵:请放弃对我们的救援。

    看到本阵正在收拢为圆阵,挥刀劈砍日军的麻承恩,欣慰的笑了。

    片刻之后,土山上的西军将士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最后关头,他们砍翻了一个又一个的日军,可更多的日军涌上来,西军将士筋疲力尽,衣甲零落,浑身鲜血淋漓,受了伤的誓死不退,失去武器的双手抱着敌人滚落山崖,用拳头打,用牙齿咬,被倭刀捅进身体的战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紧紧攥住倭刀,为战友争取杀敌的机会……

    即将取得胜利的日军,如疯狗般不要命的扑上,小山坡这群西军将士生命中的最后时刻即将来临。

    不知是谁领头,这群来自甘陕的西军男儿,唱起了悲壮的秦腔: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啊——何俱死生!

    身处本阵的麻贵,眼角一滴泪水终于滚落。

    麻承勋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目呲欲裂,回头拭泪时猛然一惊,突然像中了邪似的戟指北面,大叫:“叔父,叔父快看,那是……”

    北面起伏的丘陵上,六面大纛左右排开,簇拥着中间三丈高的牙旗,上面大书一个“秦”字!

    旗下熟悉的身影正是将士们渴盼的秦林秦督师!

    “来得还不算晚……”秦林看着战场局势喃喃的道,他身形消瘦,胡子拉碴,满面风尘之色,但目光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