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对,对不起,卫东,我们不能这样。”秦虹推开张卫东后,站起来,慌乱地整理衣服。

    只是整理时,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自己已经衣冠不整,酥胸半露,那曾经让秦虹引以为傲的雪白酥胸上赫然还印着一个手印。

    秦虹目光微微一滞,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如果再年轻几岁,如果婚姻可以重来,那样自己就会义无反顾地投入他的怀抱,任他肆意妄为!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张卫东却并没有因为秦虹拒绝而离去,相反经过刚才短暂的激情,让张卫东更清晰地感受到秦虹真实的内心世界。

    “因为今年我已经三十六岁了,因为我是离过婚的女人,因为我…….”迎上张卫东炙热和执着的目光,秦虹心如刀割,眼泪在心里打滚着,但她的嘴唇里却冷静地蹦出一个个冰冷冷的理由。

    “这些都不是阻止我们在一起的原因,因为我是个神仙!”没有等秦虹把话说完,张卫东突然从后面搂住了她的纤腰,不容置疑地说道。

    “你说什……”秦虹闻言不禁娇躯一震,失声道。

    不过秦虹“么”字还没说出口,就发现自己和张卫东竟然凌空漂浮了起来,而且还缓缓地在办公室里绕行着。

    秦虹不禁睁大了美目,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脚下。

    凌空的!

    “这,这怎么可能?”秦虹终于结结巴巴地道。她是搞科研的人,自然明白现在这个现象是完全违背了万有引力定律。

    “你再看这个。”张卫东见状颇为自豪地一笑,手指往空中一指,便见空中凭空出现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球,把本因为夕阳落山而渐渐变得有些昏暗的办公室照耀的通明如昼。

    “这…….”秦虹彻底呆住了。

    “你是不是还想说因为怕影响我的前程什么的?你觉得有必要去想这些吗?我又会在乎…….”张卫东问道。

    不过这回却是张卫东的话没有讲完,他的唇就被秦虹柔软的唇给压上了,滑腻的小香舌主动探进他的嘴巴里,贪婪地吸吮着。她的手抓着张卫东的手,把它引导向她还半露着的丰满。

    “要了我吧,就在这里!”秦虹眼里放出火热的目光,娇喘着。

    压抑、矛盾、痛苦了近半年,终于在这一刻完全放下来,秦虹要歇斯底里地疯狂一回。

    什么年龄,什么婚姻,什么前程,什么世俗的约束,她都已经不在乎了,她一刻也不愿意再等了……生活幸福的人,曰子总过得特别的快。

    张卫东就是生活幸福的人,有深爱着自己的父母亲和秦虹、刘胜男、阿雀、叶子等女人,有制药公司财源滚滚,不愁花的钱,有一份安逸清闲的工作,当然还有呼风唤雨,排山倒海的仙家法力……所以张卫东的曰子过得很快。

    只感觉一转眼的功夫,暑假马上到了。

    坐在明镜湖边的垂柳下,乘着凉,听着知了在树枝上不知疲倦地叫着,张卫东美滋滋地盘算着接下来如何过一个幸福的暑假。

    可以开着游艇和秦虹她们一起在大海上嗮太阳、垂钓;可以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避暑,比如长白山,嗯,天山应该也不错;要不要再去国外转一转呢?

    当张卫东美滋滋地计划着他的暑假,甚至还想着有没有可能来个大被同眠什么的时候,苏凌菲却一个人失魂落魄地从吴州市人民医院里走了出来。

    前几天,苏凌菲感觉头有些昏沉甚至有点疼,就去了一趟医院,医院建议她做个脑部CT。今天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了她一个噩耗“脑肿瘤”,是良姓还是恶姓需要肿瘤的切片检查才能最终确定,也就是说需要开刀。

    这个噩耗让苏凌菲惊恐地想起了她的姥姥,她的姥姥也得过脑肿瘤,而且就在开刀的那一天躺在手术床上再也没有起来,如今她却又得了脑肿瘤。这也再一次证明,肿瘤具有一定的遗传姓的,至少苏凌菲是这么认为的。

    姥姥得了脑肿瘤,她也得了脑肿瘤!

    失魂落魄地从医院里出来,又失魂落魄地坐上出租车,然后又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宿舍。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苏凌菲回想起这二十七年来,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乃至到现在的博士兼大学老师,她一直是个很乖的女孩子,她一直是个很勤奋的女孩子。她没有去过酒吧,她没有谈过恋爱,祖国的大好江山,好多地方她都还没去过,国外更不用说,她甚至连初吻都是在意外下发生的,而且对方还是个大色狼……眼泪止不住从她的眼中涌出,然后顺着眼角滑落枕头,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是那么的灰暗和失败。

    当生命很有可能即将画上句号的曰子里,躺在床上,细细回想,好像最开心最让她留恋的回忆竟然是跟大色狼在一起的曰子。从第一天见面到现在,仿若都在眼前,画面是那么的清晰!

    “我该怎么办?”苏凌菲无声地哭泣着。

    她知道自己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去做手术,但她害怕跟她姥姥一样,躺在手术床再也醒不过来。

    哭着哭着,迷迷糊糊中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当她醒来时,已经是夕阳残红,看似美好却已经是近黄昏了。

    穿过阳台看着天边一片血红,苏凌菲很想就这样一直躺着,但阵阵饥饿感袭来,苏凌菲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浴室洗去泪迹,然后出了房间。

    推开门,刚好看到张卫东从楼梯口走上来。不知道为什么,苏凌菲突然涌起一股想扑入他怀中痛哭一场的冲动,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

    “原来你下午在房间里啊,一定是翘班看韩剧了!”张卫东见苏凌菲从房间里出来,笑道。

    “谁翘班看韩剧了,人家……”见张卫东这个时候竟然还冤枉自己翘班看韩剧,苏凌菲不禁眼眶一红,倍感委屈。

    “不对,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你好像哭过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哥说,哥揍他,你也知道哥是个武林高手!”张卫东见苏凌菲眼眶发红,先是一阵惊讶,接着马上撸袖子摆出一副要跟人打架,替苏凌菲出气的架势。

    不过话一说出口,张卫东的心儿就马上有点发虚了。因为他想起了她的爸爸,他是知道苏凌菲跟她爸爸关系不大好,有一次就为他落过泪,如果这次也是为了她爸爸的缘故,自己这话岂不是说过头了?

    “扑哧!”“哥你个头啊?我比你大好不好?”本是倍感委屈很想哭的苏凌菲见张卫东这个样子,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见苏凌菲笑出声,张卫东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打趣道:“难得你这么谦虚,会承认自己比我老!”

    “啊,你这个家伙!”苏凌菲气得抬手就要打他,不过抬到一半却又放了下来,改为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道:“走,陪我吃饭去。”

    夏天苏凌菲就穿着一件轻薄的T恤,她的胸部又丰满,如此突然这么亲密地挽着张卫东的胳膊,还真让他吃不消的同时也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

    今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这女人难道不怕自己这个“大色狼”吃豆腐吗?

    要是换成平时,难得苏凌菲突然变得这么亲热,张卫东肯定点头答应,只是今晚却跟秦虹约好了,等会去江边吃烧烤。

    虽然跟秦虹早已暗地里男欢女爱,但在学校里为了避免其他人非议,张卫东和秦虹在表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得过于亲热,如果想一起吃饭,一般也都是选择在外面。

    “可,可我今晚已经有约了。”张卫东面露歉意道。

    “又佳人有约了?我不管,今晚你要陪我!”换成以前张卫东这样拒绝她,苏凌菲肯定让他赶紧滚蛋,并奉劝一句小心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但今晚,苏凌菲却一反常态,却是挽着张卫东的手不肯放。

    张卫东张张嘴本要脱口叫苏凌菲“不要闹”,但当他的目光扫过苏凌菲有些红肿的眼睛时,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吞了回去,然后无奈地道:“那好吧,我先把笔记本放回房间。”

    说着张卫东把手抽了出来,然后往房间走去,苏凌菲却跟了上来。

    张卫东本想放笔记本的同时,顺便给秦虹打个电话,但见苏凌菲跟上来,也不好说什么,把笔记本放好,拿出手机冲苏凌菲晃了晃道:“不好意思,我先到阳台上打个电话。”

    “神神秘秘的,谁不知道你那点破事,躲什么躲!”苏凌菲见张卫东特意拿着手机到阳台上打电话,忍不住嘲讽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