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一八、人有散时曲有终(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王传胪整理好文件,将它们封在一个档案袋里,然后恋恋不舍地看了自己周围一眼。

    这间首辅办公室,位于大公堂之后的大晟堂,在他第二任首辅时力主修建的一座大楼,仅比大公堂规模略小,以容载现在华夏中枢的二十三个部——他第二任时又增加了煤炭钢铁部、轮船航运部,因此部门又有所增加。

    倒不是王传胪想要让中枢臃肿,实在是有这么多事,不得不为之。

    他今年也只是五十多岁,还不到六十,换了旧朝,正值一个官员最为鼎盛的年纪,他也注意保养锻炼,因此精力相当充沛,以他自己琢磨,完全可以再做十二年。

    想到这里,王传胪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说服陛下,将那首辅只能连任一次的规矩给改了——至少先改到允许连任两次也就是三任。

    这八年来俞国振只在大政方针上对他影响,几乎没有干涉他对中枢的权力运作,王传胪觉得,自己相当受到俞国振的信任,因此,自己的提议应当能够得到俞国振的同意。

    “陛下现在在哪里?”他向身边的秘书问道。

    “应该在锦秀宫吧?”秘书小心翼翼地回应道:“不过这段时间,陛下都没有出来,另外,陛下卫队的人似乎少了些。”

    王传胪眉头顿时拧了起来:“白龙鱼服,大不智也,这事情,你应该早跟我说!”

    秘书没有解释,这个世界上,有谁敢去监视俞国振的卫队,他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事实上,就连王传胪这个首辅,对于俞国振卫队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甚至驻防京城的部队,根本不将王传胪放在眼中,他们唯独忠于俞国振。没有俞国振的命令,王传胪连一个人都调动不了。

    “已经有几曰了?”

    “看情形,陛下出宫有五六曰了,也不知道陛下去了哪儿。”秘书小心翼翼地回答。

    “唔……”

    王传胪刚才还是自信满满,但现在,心里却有些悬了。

    此时大家都不再是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年轻人,都步入了人生的晚期,看待问题就会多疑多思,尽管王传胪觉得俞国振对他还是信任,可到了换届的关键之时,却不声不响地出宫——这必然会为换届制造变数。

    “去皇宫通禀,我要求见陛下。”王传胪沉着脸想了一会儿后道。

    私下去猜测,没有任何用处,倒不如直接上去问。俞国振一向是事无不可对人言,无论推行什么方针政略,要做什么决定,只要有可能,都会进行详细说明的。

    “陛下去了金陵,在金陵左近呆了四天,今天回来。”没有多久,秘书就匆匆回来道。

    “马上要开联席大会,陛下这是闹哪一出?”王传胪心中的不安更甚了。

    就在王传胪琢磨着俞国振心意的时候,搭载着俞国振与马大保的列车已经进入了上海站。

    “好了,欢迎来到上海啊。”俞国振起身,与周围的一群学生模样的人笑着挥手告别。

    这些学生是在杭州站上车的,他们大多都是江西、湖北、湖南一带的学生,考入上海的高等学堂,此行便是来上学。华夏朝教育投入逐年增加,除了强制教育阶段之外,高等学堂也是一座座建起,象上海,便有十五座高等学堂。

    不过吸取了后世教训,这些高等学堂在录取上用的是全国试卷,按照人口比例在各省招收学生,因此不至于出现太过不公平的情形。在俞国振看来,若是都城的高校对都城的学生倾斜,那不是照顾,而是一种污辱,在都城原本就享有远胜过别处的教育资源,考试时却还不敢用同一张试卷与外地学生平等竞争,岂不是认为这都城的学生要么就是不够聪慧,要么就是不够努力。

    这群年轻人的兴奋与乐观,感染了俞国振,俞国振挥手告别的时候,脸上的隐忧尽去了。

    正是年龄越大越为保守,让他对于前进有些怀疑起来,看到这些年轻人,感染他们的活力,俞国振又觉得干劲十足——哪怕他拿不出解决危机的办法,但这些年轻人可以,他们父辈能吃那么多苦,让华夏有今曰,他们为什么不能让华夏更为美好?

    “首辅方才遣人来求见过。”才入宫,便有侍从上前说道。

    俞国振的皇宫比起前朝皇宫来说非常简单,其实就是一座占地面积稍大些的别墅区,他严厉废止了太监制度,那些前来投靠的前朝太监都被他打发走。子女们纷纷长成成家之后,也只是有几位居住于这附近,其余的都各有各自的事业。因此,他的“皇宫”人口相当简单,所用的侍从,也都是华夏军中挑出的忠心精锐。

    “哦,告诉他们我不在了么?”俞国振眯着眼睛笑了。

    君权与相权,任何时代都存在着矛盾,哪怕是现在,俞国振与王传胪也算推心置腹,却仍然跳不脱这个框框,只是没有以前的君、相那样猜忌得深罢了。

    “说了,首辅那边说陛下回来后遣人去召他,他有国务要进谒奏对。”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