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隋帝国昭武三十年,距离杨元庆登基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国泰民安,盛世繁荣,经过三十年的励精图治,大隋国力已经完全恢复了开皇盛世时的强大,人口从杨元庆登基时的两千万恢复到了四千三百万,六百余万户。

    西州碎叶郡,这里是大隋帝国最西方的一个郡,由杨元庆第三子陇王杨致镇守,驻军八万。

    碎叶城同时也是丝绸之路的中转站,昭武六年,西突厥彻底灭亡后,丝绸之路的商贸又渐渐繁盛起来,碎叶城便成了最大中转贸易城,城内胡汉杂居,人口三十余万万。

    这天上午,一支由三百余匹骆驼组成的商队缓缓进城,为首东主是一名三十余岁的汉人男子,身材中等,方面大耳,或许是长年经商的缘故,他的皮肤显得有点黝黑。

    队伍来到一座大宅前停下,汉子跳下骆驼,向大门前张望着的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奔去,“娘,我回来了!”

    妇人大喜,“嗣华,你可终于回来了,这一去有三个月了!”

    “娘,舅舅现在升为兵部尚书了。”

    “嘘!”妇人小声道:“在爹爹面前可别提他。”

    男人吓得一吐舌头,笑问道:“爹爹呢?”

    “一早去西陵园,你三弟也在。”

    “我去找爹爹,我有重要事情告诉。”

    “去!”

    男子没有进府,回头吩咐商队几句,便向府宅西面匆匆而去。

    西陵园是紧靠府宅西墙外的一座私人墓园,也是府宅主人所有。

    此时府宅主人,一名五十余岁的男子正凝视着一座新立的墓碑,他头发已经斑白,三十年的岁月转瞬即过,使他深感身处历史长河中的渺小。

    墓碑上刻着一行小字,义弟尉迟恭之墓,凝视良久,他低低叹息一声。

    “父亲,要下雨了,回去!”旁边一名年轻的男子低声道。

    “再等一等。”男子声音显得有些苍老。

    这时,名叫嗣华的男子走进了墓园,年轻男子看见他,惊喜道:“父亲,大哥回来了。”

    嗣华匆匆上前,双膝跪下叩首,“孩儿不孝,不能父亲身边照顾。”

    “起来!”

    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你好像更黑一点了。”

    “父亲,孩儿见到杨元庆了。”

    听到杨元庆这个名字,男子的脸色略略沉了下来,但心中却有点紧张,尽量平淡地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落叶归根,同意父亲回故乡。”

    男子眼睛忽然有点红了,三十年了,他终于可以回去了吗?

    他又望着一座座墓碑,低声自言自语,“兄弟们,我会带你们一起回去。”

    .........

    长安,务本坊弘农郡王府,这里原是杨素的越王府,现在是弘农杨氏家主杨巍的府宅。

    杨巍在昭武七年和驸马左卫将军秦怀玉率军讨伐北方契丹叛乱,并灭掉契丹和室韦,立下大功,杨巍被加封为骠骑大将军,并以宗室的身份进爵弘农郡王。

    此时府邸外戒备森严,数千羽林军封锁了往来的街道,不准陌生人靠近西院。

    在西院一座小院子里,依然保持着当年模样,小院前几年翻修过,修旧如旧,风貌依往。

    妞妞练武的大簸箕还放在墙角,杨元庆三岁时练刀的小树,已长成参天大树。

    院子里,已经两鬓白发的杨元庆和出尘互相扶持着,默默注视着这座他们幼时生活过的小院,时间已过去了六十年。

    在六十年前陈旧的画面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在院子里骑了一圈竹马,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在歪着头看自己,她也歪着头笑嘻嘻地望他。

    元庆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妞妞,你呢?”

    “我叫元庆!”

    六十年的岁月过去了,逝者已往,唯有生者相惜,杨元庆从墙角拾起一只陈旧的小竹马,递给出尘,微微笑道:“如果还有轮回,我很想看见你再骑着它。”

    出尘莞尔一笑,“你不是说过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吗?我希望是你骑着它来找我。”

    两人对望一眼,皆露出了温馨的笑意,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