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三一 相门大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打通气脉的过程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第二天,老头把带来的药泡在了浴缸里,高扬脱光了衣服在里面整整泡了十个小时,才开始行针。

    在行针的时候,林老爷子和麻姑三娘子显得很紧张,时不时的感应着周围的状况,似乎在提防麻杆瞎子的人来闹事。

    不过显然林老爷子的名声不是那么好惹的,麻杆瞎子和罗天列再嚣张,也不敢直接上门来挑畔。

    “屏佐吸,可能会有点痛”房间里,老头拿着一支细针,缓慢的朝高扬的后劲扎下,提醒了一句。

    高扬双手趴在浴缸上,露出后背和手臂,细心的感受着身体的状况。

    当老头的针刺入皮肤时,一股刺痛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让他的呼吸忍不住一滞。

    高手行针一般是不痛的,如果痛,则证明行针的位置十分危险,稍有偏差,便会出问题。老头下针很慢,很认真,那种刺痛的感觉慢慢的加深,让高扬的额头不由冒出了汗。

    那感觉,就好像有人提住了自己的脊梁骨,突然把自己全身的骨头甩散了一般,连手指尾的骨头都酸痛了起来。

    “大爷的,这还叫有点痛”高扬忍不住骂了一句,咬紧了牙。

    连他都感觉到痛,这世上再没能承受的人了。

    不过虽然痛,他却不敢动,生怕一动,针就会偏了位置。

    老头的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没有理会高扬的抱怨,眼神专注,手指稳健,缓慢的转动着银针,神情十分严肃。

    高扬只觉得那种被人甩断了骨头的感觉突然变了,变成了刀在骨头上刮,那感觉别提有多磨人了。只是一秒,他的汗就湿了整个背,人差点晕过去。

    行针的过程三个小时,一共六十八支针,从颈椎往下,扎满了整个背。

    在扎到第三十二针的时候,高扬还咬牙顶得住,眼睛突出,拳头紧握,死死的撑着。第三十三针下去的时候,他就白眼一翻,忍受不住,晕过去了。

    老头行完六十八针之后,也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没了力气……

    ……

    下面二楼的书房里,麻姑三娘子和林老爷子面对面的坐着,脸色十分严肃。

    “你真的确定消息,王承先要这么做了吗”林老爷子看着麻姑三娘子,问道。

    “没错”麻姑三娘子难得认真,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不是收到消息的话,也不会专程来参加这次相门大会。”

    往年的相门大会长老们都不用参加,只是王承先一个人独揽大权,私自安排了就行。但这一次却各个长老都行动了,首先是麻姑三娘子和罗天列来了厩,接着是三玄大师前来,现在就连林老爷子也出面了。

    还有麻衣神相齐天生和王逍,这些久不出世的人,齐齐的到厩来聚,想必都是收到了这个消息。

    “看来王承先这次是铁了心要玩大的了。”林老爷子眼神一凛,暗中握紧了手指。

    “林老,依你看,以你我之力,能阻止他吗”麻姑三娘子道。

    林老爷子沉吟了半晌,仰头望着天花板,好半天才道:“能不能阻止,只有看天意了,但我想,一定会有人阻止他的,毕间厩的气数未尽,不可能让他达到目的。”

    麻姑三娘子点了点头,把头低了下来。

    总有一个人能阻止这些事,但这个人是谁呢

    ……

    相门中堂里。

    罗天列阴沉着脸坐在麻杆瞎子的房间里,牙紧紧的咬着,捶了一下桌子道:“我不管,我一定要那小子付出代价。”

    “哼”麻杆瞎子站在椅子前,盯着墙上的字画冷哼了一声,道:“代价你觉得以你之力,能敌得过林老和麻姑三娘子”

    高扬如今藏在林老爷子家中,这世间,有谁敢动他即便是自己,也要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才可以。

    但是现在的他不可能为了罗天列做这样的事情。

    “难道我就这样放过他”罗天列恨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麻杆瞎子道:“等他出了林家,在相门大会上,你还怕没机会吗”

    “……”罗天列沉默了一下,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好恨恨的捶了一下桌子。

    ……

    高扬醒过来的时候,身子还泡在浴缸里,老头就倒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歪着脖子看着他。

    身上的针已经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