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三五 我命由我不由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有事要宣布!”高扬腾地站了起来,喝道。

    现场所有人一怔,静了下来,不知道这新主席上位要宣布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高主席要宣布的事情是什么呢?”三玄大师含笑问道。

    “我要宣布的事就是……”高扬扫了麻杆瞎子一眼,冷然道:“撤除王承先和张冠友在相门中堂的一切职务,逐出相门中堂,永世不得踏进相门中堂半步!”

    “哗——”

    现场再度哗然,想不到高扬一上马,就要驱逐前任主席,实在太犀利了。

    逐出相门中堂意味着什么?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那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两人及其门派将不再属于中国相术界了,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将被抹掉!

    从此不再得到相术协会的庇护,以往的仇家可以任意追杀。

    麻杆瞎子和张冠友跋扈这么多年,多多少少得罪了些人,其中不乏厉害之辈,只怕这一出相门中堂,就没那么容易混了。

    “高主席可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烧到前任主席头上,不合适吧?”齐天生忍不住了,站起来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麻杆瞎子依然未动。

    而张冠友的脸上则现出了一丝激动的喜色,还好有个长老愿意为自己这边说话。

    “哼!”高扬冷哼一声,道:“齐长老,你这是要帮王掌门求情?”

    “求情谈不上。”齐长生傲然道:“只不过相门中堂一向秉承公开公证公平的原则,高主席要驱除王掌门。只怕也要说出些理由来,让我们心服口服才好啊!要不然这主席的位置今天可以落在你的头上,也许明天……就在别人头上了。”

    他和高扬本来就不对盘,如今高扬坐上主席之位,他当然不服气。

    高扬也不慌张,淡然道:“好,你既然要个理由,那我就给你个理由。”转过头看着齐长生,他脸色突然一沉,道:“不知道陷害相门中人。意图吞噬整个京城风水之气,这算不算理由?”

    齐长生一愣,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连同罗天列,张冠友和台下的风水师们,也震惊了起来,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骚动了起来。

    一直沉稳的麻杆瞎子猛地抬起了头,看向高扬,眼中露出了复杂之色。想不到自己做得这么隐秘的事情。竟也让他发现了?

    只有麻姑三娘子、林老爷子、王逍和三玄大师依旧沉静,似乎早已知道这件事情。

    “实不相瞒。其实今天大家来参加相门大会,是中了某个人设计好的圈套。”高扬悠悠转身,面向大众,不急不缓的说道:“早在十几年前,王掌门就开始设计今日之事,寻找高家的罗盘,入文成公主墓抢舍利子,引所有大师今日相聚,就只为了一件事!”

    “什么事?”齐长生心里十分尴尬。刚才他出言帮麻杆瞎子,完全是因为高扬害死了自己徒弟,想要报仇而已。如今一听他说王承先的罪行这么严重,心里也闪出了不妙的感觉。

    高扬看了他一眼,挺胸道:“众所周知,风水术的至高级别,是逆天改命术。懂得逆天改命术。才是真正的大风水师,也由此,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目标。却不知,王掌门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竟然敢在相门中堂设计九星吸魂大阵,想把整个京城的风水精魂都吸入自己体内,好完成为自己改命的术法。而今天各位的到来,则是增加了这相门中堂的气场,只怕再晚一步,这阵法启动,这里的人就一个也跑不了了。”

    他说得十分严肃,没有半丝开玩笑的表情,让人心里一颤。

    其实这件事情麻姑三娘子和三玄大师早就知道了,所以这次相门大会才打算请林老爷子出马,打算推举新的主席,把王承先赶出相门中堂,中断他的计划。

    而这件事情,也事先通知了高扬,所以这半个月,高扬才会拼命打通气脉,以便麻杆瞎子狗急跳墙之时,可以出手制止。

    “怎么会这样……”

    场下的风水师们个个心惊,议论纷纷。想不到自己来这相门中堂,竟然是送命而来。

    九星吸魂大阵他们都听过,是战国时期阴阳大师明月摆的一个风水大阵,结合遁甲之术,开三凶门,牵引星辰之力,使九星合一,吸取城池风水,使这个城池干枯萎靡,把所有的风水精魂集于己身,可以完成逆天改命之术。

    当年秦始皇年老,明月受旨为秦始皇改命,借用的便是这个风水大阵,只不过当时秦始皇气数已尽,天不逢时,还没等到九星合一,就已经气绝身亡,所以这个阵法没有成功。

    失传千年,想不到王承先竟然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