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一章 【你喜欢吃红豆饼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梅林和索菲亚最先跑到了山顶的城主府邸,她们两人在其余诸人之中最强,所以走在了最前面,而且索菲亚还特意将一路被甩在了后面的内内给拉上。

    三个女人跑到了城主府邸外,远远就看见夏亚坐在那坍塌的宫殿前,怀抱着圣罗兰加洛斯,正在悲恸哭泣。

    梅林和索菲亚互相看了一眼,却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眼睛里都流露出了一种淡淡的萧瑟。

    内内却已经飞快的奔跑了过去,越过了站在那儿仿佛微微出神的索尔汉尼根。她跑到了夏亚的面前,看着夏亚怀中已经毫无声息的圣罗兰加洛斯,内内这才站住,又看了看夏亚脸上的泪痕,她缓缓的双膝跪了下来,就跪在了圣罗兰加洛斯的面前,然后伸出一只手去,帮夏亚擦拭脸上的泪痕。

    “她死了。”夏亚嗓子嘶哑,看了一眼内内,双目无神,声音里有一种茫然:“她死了。”

    “嗯。”内内忍着悲伤,低声道:“圣罗兰大人……已经去了啊,你,你别太悲伤了。”

    “她死了。”夏亚仿佛听不见内内的安慰,只是低声道:“她就这么死了,我……只见过了她两次,这才第二次见到她,她便已经死了。”

    内内心中酸楚,忍不住上去轻轻的抱住了夏亚,尽量用最轻柔的声音道:“大人已经去了,夏亚,你……”

    “她死了,死了。死了……”夏亚死死抱着怀中圣罗兰加洛斯的遗体:“你知道不知道,她是我的母亲,你知道不知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叫过她一声!我……我早就该叫她一声的!我早就猜到了。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我……”

    内内不说话,只是温柔的抱着夏亚,让这个男人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中,让他的眼泪沾湿了自己的衣衫,手掌在他的头顶轻轻抚摸。

    梅林似乎想上前,可是才走了一步,索菲亚大婶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

    梅林回头。挑了挑眉毛,看着索菲亚大婶。

    “别过去了。”索菲亚大婶低声苦笑:“让那个孩子自己哭会儿。”

    梅林仿佛在犹豫,索菲亚大婶继续道:“你刚才没听见他说的话么……圣罗兰加洛斯是他的母亲。”顿了顿,索菲亚大婶苦笑道:“这事情。你原来不知道?”

    梅林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圣城出来的,这小子的那头黑发,一看就是圣城派出来的历练的种子之一,只不过老酒鬼原本也算是圣城出身的人,所以我从来没多想过。”

    “唉。我也不知道。”索菲亚大婶叹了口气,

    梅林皱眉,看了索尔汉尼根一眼:“我猜,他原来也不知道。”

    索菲亚大婶想了想。忽然低声道:“一会儿拉着那个小子,我担心他会发疯……他若是找索尔拼命。那……索尔若是要杀他,我们谁都拦不住。”

    梅林脸色一黯。和索尔的一战她输的如此彻底,后来又看见了索尔汉尼根和圣罗兰加洛斯的交手,更是将天才女巫的全部骄傲和自己击的粉碎。

    亚斯兰和黑斯庭他们也终于赶到,其余人只是站在了远处,只有黑斯庭,看着夏亚在那儿痛哭,缓缓的走向了梅林和索菲亚大婶。

    “请问,已经分出胜负了?”黑斯庭的语气依然冷酷。

    “活着的赢了,死的输了。”梅林淡淡道:“那个小子,他居然是圣罗兰的儿子,哼……你是老酒鬼的弟子,你也不知道?”…。

    “老师收养他的时候,我早已经离开了。”黑斯庭摇头。

    犹豫了一下,黑斯庭淡淡道:“我去看看他。”

    说着,也不管索菲亚的眼神,黑斯庭径自走到了夏亚的身前,低声道:“夏亚。”

    眼看夏亚没说话,只是继续痛哭,黑斯庭这才皱眉,伸手拍了拍内内的肩膀,让她稍微让开了一下,然后直接一把抓住了夏亚脖子,将他拖了起来。

    夏亚没有防备,骤然被黑斯庭拉扯开来,顿时怒喝道:“你干什么!”

    “死者已逝,你再哭有什么用。”黑斯庭故意用很冰冷的语气道:“这么哭哭啼啼的,徒让人笑话!我想圣罗兰加洛斯是何等高人,宿敌一战,生死于她只怕早就看开了,你却在这里做小儿状,叫人瞧不起!”

    “你说什么!”

    夏亚跳了起来,大声怒道:“你可知道,她是……”

    “她是你母亲。”黑斯庭冷冷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既然她已经死了,难道你就看着她曝尸在这里?”

    夏亚怔怔的看着黑斯庭。

    黑斯庭冷冷道:“你生气,你愤怒,我都很明白……我当然知道你现在的痛苦,因为这样的痛苦我曾经切身体会过!你至少还有机会看着她最后一面,你至少还有机会,在她临死之前和她说几句话,你至少还有机会亲手埋葬她!”

    说着,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的目光,压低了声音,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相信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经历过。我曾经躲在那儿,听着别人将我全家的人杀死,我却一声都不敢吭,我曾经像一条狗一样躲着,我没有机会和我的父母说最后一句话,甚至没有机会去亲手埋葬他们。”

    夏亚仿佛终于冷静了下来,他站稳了身子,努力的深吸几口气,看了一眼黑斯庭,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谢谢!”

    说着,他弯腰,将圣罗兰加洛斯横抱了起来,内内立刻帮着他捡起了地上的火叉,低声道:“我帮你。”

    夏亚看了内内一眼,脸上带着泪痕。惨然一笑:“好的。”

    “就,就埋在祭坛后,哪里挺安静的。”

    内内犹豫着说道……她以为夏亚会拒绝或者反对。

    “……也好。”夏亚居然点了点头,他忽然变得那么平静。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平静的有些诡异的味道:“那里挺安静的……这座圣城反正是完蛋了,她活着的时候一直守护这里,死了后,大概也希望永远住在这里看着这个地方。”

    顿了顿,他摇头:“可惜,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埋葬在哪里,不过……这里应该是这山上不远的地方。她如果活着,想必也是愿意留在这个地方的。”

    夏亚说着,迈步而行,走到了索尔汉尼根的身边。土鳖忽然站住了。

    周围的梅林,索菲亚大婶,还有黑斯庭立刻紧张了起来。

    内内在一旁脸色苍白,却依然紧紧的和夏亚站在一起,手里握紧了火叉。

    索尔汉尼根看了看夏亚。缓缓道:“怎么?想报仇的话……”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夏亚却用一种奇怪的语气打断了索尔汉尼根的话,然后他的语气变得更奇怪:“我也知道,她其实不是被你杀死的……她之前就中了毒,为了恢复力量。用了这里的守护魔法阵,大概是一种什么我不知道的办法恢复了力量。但是却夺取了她的生命——也就是说,她虽然输给了你。但并不是你亲手杀的。”…。

    “你想说什么呢?”索尔汉尼根很平静。

    “我想说的是,我会找你报仇的。”夏亚的语气依然那么冷静,他看着奥丁神皇的眼睛:“虽然她临死前也说不是你杀了她……可无论如何,她终究是因为你而死的,如果不是你杀上门来,她也不用付出自己的生命去回溯魔法阵。所以……虽然你没有亲手杀她,但她的死,终究是因为你。”

    “我说了,你想报仇的话,我……”

    夏亚再一次打断了索尔汉尼根的话,他依然那么冷静的看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睛:“我也知道,其实是她当年先找了你的麻烦,也是她去了奥丁,这段恩怨,也算是她主动挑起的……你如今杀上门来,也无可厚非……甚至,换做是我的话,我可能做的比你更狠辣更过分更绝。但是……我依然没办法原谅你。虽然我认为你其实没做错什么,虽然……你还是我妻子的父亲。”

    “这些你都可以不用在乎。”索尔汉尼根淡淡道。

    “是的,所以我没打算顾虑这些。”夏亚的语气似乎很诚恳的样子:“所以,我决定向你报仇,只因为一条:她是我母亲。就这一条,便足够了。你说对么?”

    “是足够了。”索尔也看着夏亚的眼睛:“所以呢?”

    “所以……能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么?”夏亚的语气很认真,很诚恳,更有一种荒唐的味道,似乎他不是在向一个仇人说话,而是在平静的商量什么事情一般:“我现在要先把她埋葬了,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么?”

    顿了顿,他看着索尔:“我知道,反正你现在也不是什么奥丁神皇陛下了,你应该也有很多时间,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要着急离开的话,请等我片刻。我一会儿回来,可以么?”

    “……可以。”索尔汉尼根仿佛笑了一下——他也没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对于骄傲的索尔汉尼根来说,他不在乎这些,也根本不用在乎这些。

    “谢谢你,不会让你等很久的。”夏亚居然很客气的样子。

    他抱着圣罗兰加洛斯就要朝着宫殿后走,梅林和索菲亚两人赶紧跟了上来,梅林低声道:“夏亚,你……”

    “我没事了。”夏亚回过头看了梅林一眼,又看了看索菲亚大婶:“我先把她埋葬了。”

    “你和索尔说的话,你要报仇,是什么意思?!”梅林低声道:“你……”

    “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知道。”夏亚耸耸肩膀。

    “那你……”

    夏亚却不再说话了,而是直接抱着圣罗兰加洛斯的朝着后面飞快而去。

    穿过已经空无一人的城主府邸宫殿,一路往山上而去。来到了那座祭坛前。

    夏亚在祭坛后找了一片空地,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