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中有本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直以来,人的心中总会存在这样的固定的认知:任何事情都是有规则的。 ”

    索尔汉尼根和夏亚并肩在丛林之中缓缓而行,在这周遭都是潜在危险的混乱之领,两人却仿佛只是随意漫步一样的悠闲。

    他的话语很平静,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些最最简单不过的事实:“比如,水一定是从高处往下流的,冬天一定是比夏天寒冷的,雪一定是冰冷的……马生下的一定是马,狮子一定生下的是狮子……”

    “人一定是人他妈生的。”夏亚忽然很古怪的接了一句。

    索尔汉尼根默默的看了夏亚一眼,然后才继续道:“这些规则,从我们刚刚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无所不在的围绕着我们,包围着我们,束缚着我们。人只能生活在陆地上,鱼儿只能生活在水里。当你的心中被这些认识所束缚的时候,你的一切的观念都已经被固定的时候……你其实就已经陷进去,再也跳不出来了。”

    夏亚这次没有插话,而是心中细细的品味索尔汉尼根的话。

    “……可如果这世界上一切的规则都是固定的话……那么,为什么会有改变呢?”索尔汉尼根的语气一转,原本平静无波的话语,仿佛也变得多出了几分色彩来:“如果一切规则都是固定的,那么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也应该是不变的。可是……你看看这个世界。”

    “譬如万物生灵。”索尔缓缓道:“其实,我在奥丁曾经看到过一些有趣的东西。这是奥丁皇族保存下来的一些远古的文献,而记录下这些文献的,并不是我们人类,而是……一个已经几乎消失的种族。一个已经彻底灭绝的文明。”

    夏亚心中一动,他立刻猜到了索尔的话里所指的一定是……

    “是地精。”索尔看了夏亚一眼,叹了口气:“远古的地精曾经拥有一个璀璨的文明,它们统治过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曾经有它们的时代。而卧看到过的那些古老的文献,是后来人保存下来的地精的一些文明遗迹。”

    “那是什么?”

    索尔看了夏亚一眼,笑道:“远古的地精文明,它们据说通过了考证。认为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一切的生灵,都是来自于海洋……我们所有的一切生灵,包括人类在内,都是来自于海洋。”

    “还有一种有趣的说法。我们人类的祖先,其实是……猴子。”索尔说道这里的时候,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开始我并不相信这种可笑的说法,不过……那份文献的描述很有趣,有趣到了即便我认为那是胡说八道。也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而最后,我却从开始的不信,变成了半信半疑。”

    “人类是从猴子变化来的。”夏亚苦笑。

    “我曾经做过一件无聊的事情。”索尔汉尼根缓缓道:“我曾经观察过一群猴子,然后发现了它们的生存的模式真的很像人类……有领。强大的领有交配权,有资源分配权。有高低的阶层,同样也是群居的生存。这一切真的和人类很像。”

    “然后呢?”

    “然后我做了一个假设。”索尔汉尼根微笑道:“假如远古地精的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情。”

    “什么?”

    “规则是可以改变的。”索尔汉尼根缓缓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他看着夏亚有些茫然的表情,继续道:“如果说猴子可以变成人……那么,我们就必须先推翻一个宗教上的假设——神创造世界。”…。

    “这一点我早就不信了。”夏亚淡淡道。

    “不错,我也不信。”索尔汉尼根淡淡道:“所谓的神,不过就是比较强大的存在罢了。突破到了某个境界,便拥有了凡人无法理解的力量——这便被认为是神了。”

    顿了顿,他又道:“回到刚才说的——既然猴子可以变成人,那么,就说明一件事情,神创造世界的说法不可信,而既然没有了所谓的‘创世说’,那么这个世界的规则就不是谁制定的,而是可以改变的。”

    “比如呢?”

    “比如,天空上只有一个月亮。”索尔汉尼根淡淡道:“我曾经飞到很高很高的天空……高到你无法想象的高度,那个地方开始非常非常的寒冷,然后会穿过一片非常非常厚的气流,在那个地方是无法呼吸的,再然后……我发现,我站在了一个毫无任何空气的地方,一切都仿佛是禁止的。我仿佛站在了一个混沌的世界,那一片黑暗虚无……而我看见的月亮,并不是原本在地面上看到的那样,一个漂亮的如圆盘那样的,而是一个黑暗的,丑陋的巨大的球体。”

    夏亚瞪大了眼睛。

    “我没法继续再往上了。”索尔叹了口气:“在那个混沌之中,一切都是禁止的,我没法借助任何力量。”

    “那么……太阳呢?”

    “另外一个很大很大的球,拥有近乎无尽的力量源泉。”索尔回想了一下:“我无法探测到它的全部。”

    顿了顿,他继续道:“也许,在那片混沌之中,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巨大的球体,只不过距离我们太远的,体积太小的,我们根本看不到。而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其实也是一个球体,当时,它就被我踩在脚下。”

    夏亚有些不敢相信。

    迟疑了片刻,他忍不住问道:“那么……你认为,我们这个世界山所有的一切规则,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也许,只是巧合。”索尔汉尼根说出了一个让夏亚惊奇的答案。

    ……巧合?巧合而已?

    “就是巧合。”索尔淡淡道:“譬如月亮,假如我们的世界外面那片混沌里。这样的球体再多一个,岂不是就变成了两个月亮?或者……假如有一天,我忽然心中烦躁,飞到那混沌之中。一拳把它轰爆掉,那岂不是就没有了月亮?”

    夏亚不解。

    “你见过熊?”

    “……当然。”夏亚点头。

    “奥丁帝国在北方,苦寒之地,而在奥丁帝国的北部继续往北,有一种全身毛色全白,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