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3章 走马观花忆征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望海到了么?听到王剑的话语,聂振邦也坐正了身体,侧过头望向了车窗之外。

    闽望高速公路,望海收费站出口这边,此刻,早已经是彩旗飘扬、红旗招展。在收费站的右侧,靠着路肩旁边,一字排开,十几台黑色的小车,有序的停放在路边上。新旧不一。款式相同。

    都是国产的小车,如今的国产车也已经逐步在朝着中高级市场迈进。车子的牌子,唐峥不是很清楚。但是,看着很满意。望海市,作为副省级城市,如今,又是华夏硅谷的身份和地位。市委班子领导用车,不是大奥迪。这在国内很少见。

    旁边,汪建华介绍道:“首长,望海市从您那个时候制定的方针政策开始,在三公支出上,就严格的执行了三个一的标准。一只笔审批否决。市委一把手负责对市委市政府机关,各个局委以及下属各个区县的公务支出进行审批。施行超标领容忍。一个车品牌。全市,所有公务用车,警用车辆除外,一律采取由市政府采购中心统一招标,统一规格的方式。严禁下属单位,私自购买车辆。严禁以任何名义接纳其他车辆。一次性出国。全市所有领导干部出国考察,确有需要。采取预核算制度,一次性审订和批准出国费用。超标部分。自行买单。”

    听着汪建华的话语,聂振邦有些兴趣,微微点头,笑着道:“执行起来,效果如何?在监管力度上,是怎么做到的呢?”

    聂振邦的经历和经验,开口就问到了点子上,汪建华笑着道:“这个规定,一共执行六年多来,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望海市全市的三公支出,一直都控制在很低的程度,和全国同等城市相对比。望海市的三公支出费用是最少的。”

    “监管上,严查单位小金库,财政收支统筹等制度,有效的限制了下面的权力。您当年的一句话,我是印象深刻的,手中的权力大小,决定了此人的责任大小,要把权力控制起来,关进笼子里。不光是我记得,整个望海市的干部都是记忆犹新。”

    说话间,车队已经开出了收费站,在出站的时候,还正常的缴纳了过路费用。这种与众不同的风格也体现了聂振邦的态度。

    路边上,望海市市委班子主要的领导都悉数到场,市委书记是聂振邦的老熟人,聂振邦在望海市任职时候的组织部长刘亚夫。

    这么些年,自己到望海的时候,他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了,连带着易畅都已经升任常务副省长了。刘亚夫的脚步,无疑是走得比较慢的。但是,聂振邦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纠结过多。一碗米、自己煮,每一个人的机遇都是不同的,或许,在自己走后,刘亚夫犯下了什么小的错误,导致他没有能升迁呢?这是很正常的。有的同志,犯了错误,锒铛入狱的都很正常。

    “首长,欢迎您再回到望海。”刘亚夫迎面走了上来,伸出了双手。

    打量着刘亚夫,和以前相比,老迈了许多。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不少。另外,头发也白了许多。

    当年在望海的时候,那时候,刘亚夫大约是四十多岁,快接近五十岁的样子,如今,十年的时间过去,刘亚夫已经快接近六十岁了,已经接近省部级领导干部退居二线的年纪了。

    随即,笑着道:“亚夫同志,这些年,辛苦你了。”

    刘亚夫显得很激动,似乎是因为聂振邦这一句辛苦。再刘亚夫的后面,则是市长谢光,这个曾经的望湖区区长,如今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五十岁的年纪,现在正是干一番事业的大好时机。随着刘亚夫让位,谢光扶正。未来,闽南省委必然也有一席之地。

    接下来,则都是一些老熟人,当年,各个区县的领导同志,很大部分都已经成长起来了。当然了,也有退休了的,得病死亡的,或是犯了错误被拿下了的。聂振邦自然不可能一一记得。

    “好了,大家都上车吧。不要在路上阻碍交通了。”和几个主要的领导握手寒暄几句,其他人,聂振邦基本上都是意思了一下。人这么多,时隔多年,聂振邦不可能一一去记起这些。

    随着车队启动,聂振邦的专车就已经走到了前面,后面的车子都跟了上来。车队穿过了望海大道之后,进入望海市繁华闹市区,两边,路边上的人却是多了起来。

    聂市长回来的消息,早在昨天全市进行大扫除的时候就传开了。望海市的老百姓听说聂市长回来,不搞警车开道,不封路,不扰民,都有了近距离和聂市长说说话的意思。

    车队开到闹市区中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