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一九、人有散时曲有终(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炎武背着手,缓步来到被称为“眉楼”的大建筑前,看了看楼上的招牌,稍稍停了一下脚步。

    电的一个作用,便是这种由一个个小灯泡组成的招牌,将城市的夜妆点得更漂亮,顾眉这样的女子,自然不会放弃这样时新的东西,因此眉楼的招牌上,便缀着无数的小灯泡。

    但顾炎武知道,顾眉并不快活。

    她一辈子都想攀附高枝,最终却是郁郁,虽然有了庞大的产业,可始终得不到俞国振的正视——俞国振甚至去偷吃前明的公主,却从不在她这儿停留。

    到现在,提起俞国振,顾眉仍然是咬牙切齿。

    不过顾眉的生意是做得好,眉楼与横波社从新襄开到了金陵,又从金陵开到了上海,如今燕京也有她的分店,凭借着铤路与电报,她遥控着这众多的产业,一直被认为是华夏朝最富有的女子。

    不知多少自命风流的旧文人,想要娶了她,哪怕她如今都已是接近半百之龄,却总有人上门自荐——那些戏辞中不都是说些穷才子遇上富佳人么,富佳人还得为穷才子讨上几门妖娆动人的妾室才对。

    这等穷酸措大,少不得要吃棍棒。顾炎武来自然不会吃的,他拖到这个时候才出来,原是为了避开白天最烦扰的时刻甚至有远在辽东的朋友通过电报来问他,他今日公布的消息是真是假呢。

    陛下在八年之后退位!

    对于华夏来说,这可是个惊破天的新闻,甚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事情上来。也不知多少人家,多少屋子里,今日一整天的话题就是此事。

    想来会聚各方英杰的眉楼里,今天谈得最多的,也应当是此事吧。

    缓步踏进楼中,顾炎武穿过大堂,便听到说书人一拍桌子:“圣上大怒,回首左右,喝道‘谁人替我擒杀此贼”只听得一将挺身而出‘齐牛愿擒之,……”

    这是说书人在说《国朝大兴录》,华夏朝不禁百姓言事,虽然对于俞国振的名字还有些避讳,但对于他创业建基的事迹,却是不禁传播的,当然,那种心怀不满的旧文人胡编乱造造谣中伤的还在黑名单之列。柳敬亭虽然已经去世,但说书这个行业,倒是大昌,好一点的茶馆酒楼,都有人专门说书,不少人在其中一泡就是小半日,甚至有因此而误工迟到者。

    “啧啧,陛下当初创立基业,百战而获,如今却是以十二年为期退位,高风亮节,当真是古今罕有。”

    “确实,古时帝王晚年,多有昏悖之时,梁武帝英武,晚年有侯景之乱,就连唐太宗李世民,号称明君,其晚年亦有倒行逆施之处。贪权恋栈,弄得自己老不能养,何必呢?”

    “不然,不然,陛下圣明,明鉴万里,我华夏无陛下,如天地无日月。陛下圣聪,若无他老人家,我们当往何处去?”

    这样的评论芦传到顾炎武的耳里,顾炎武微笑了一下。

    他比这些人更清楚俞国振之所以要“退位”的原因。

    上得二楼,他正等招呼茶博士给他安排一间单间,却见有个年轻人迎面走来,向他恭敬地施礼:“顾先生,我家先生有请。”

    顾炎武愣了愣,然后认出此人,正是王传胪的秘书。

    在师爷制度被废止之后,官员们的文案工作开始交给秘书来进行,但是秘书一般都用不超过三十五岁的年轻人,除非这年轻人自己对仕途没有什么追求。顾炎武点了点头,跟着那年轻人进入了一间单间,看到一脸沧桑的王传胪坐在那儿,在他面前摆着几碟茶点和一壶清茶。

    水正在煮,茶香四溢。

    “首辅……”

    “再有七日,就不是首辅了。,、王传胪有些失落。

    “此言差矣,虽然九了换届,但新旧交替,还是要等到明年一月。”顾炎武笑道:“首辅尚有三月任期呢。”

    王传胪点了点头,三个月任期……转瞬即逝的事情啊。

    “我不明白,陛下为何会急着退位,便是八年之后,陛下也只是刚过六旬,以陛下的身体,再做八年依旧无碍。这些年来,陛下治下,我们华夏为万国之宗,百姓富庶、市井进步可谓前所未有,若没有了陛下指晨..”

    外头的谈话声又传了进来,王传胪叹了口气:“连市井中百姓都懂的道理,陛下为何就如此固执?”

    顾炎武笑了笑:“我在专访中也问过陛下,陛下不是说了么,合理的退休制度,乃是避免新旧更替中出现太过激烈的动荡的不二法门。历代君主更迭,之所以往往带有血雨腥风,无非就是因为老的贪权恋栈,壮年者无施展才华之望,甚至于幼主登基,无力支持。”

    “陛下春秋正盛,还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